研究生一审请求被判死刑:先泼酸再杀 - 中国足球彩票
中国足球彩票

    研究生一审请求被判死刑:先泼酸再杀前女友

    相恋5年的女友提出分手,徐某无法忍受深爱多年的她爱上了别人,于是徐某将网购来的氢氟酸泼向了前女友,还捅刺了十多刀。  10月31日,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因恋爱纠纷杀死前女友一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个头不高、身穿带卡通图案白T恤的嫌疑人徐某在被告席上深深地忏悔,他说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请求法庭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买刀和氢氟酸,是想证明自己有威胁性而非想杀人  案发前徐某是上海海事大学商船学院二年级硕士研究生,被害人周某是其前女友,同在上海海事大学读研一。两人从2010年开始交往了5年多,徐某说:“以前我们感情很好,我先考上上海海事大学的研究生,后来在我帮助下,她在2015年考上了。我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双方父母都知道。”2016年1月21日这一天,周某要求分手。“她没有给我任何理由,后来我发现她和洪某在一起了。这件事对我打击特别大,而且还面临着毕业找工作的压力。我向她提出,等我毕业离开学校后她再和别人谈恋爱。”  徐某有些幼稚地询问周某,如果自己和她现男友打一架的话,两个人是否能分手?“她没回答我,后来告诉我说洪某知道了,还说我打不过他的。”这让徐某很气愤,很想证明自己有威胁他人的能力。于是,2016年4月初,他在网上买了一把木柄单刃尖刀一瓶500毫升的氢氟酸、6瓶500毫升酒精,一直放在学校的实验室。“我想买酒精,在买酒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氢氟酸,就买了氢氟酸。”因为不是化学专业,徐某对酸也不是很了解,“我觉得酸要比酒精的威胁大一点。”  2016年4月29日晚上,徐某告诉前女友,说自己买了些东西可以威胁到他们,但周某不信,还挂掉他的电话。“第二天,我遇到了周某,我告诉她我现在情况很不好,让他们不要在我在校期间谈恋爱。”  周某提议三个人一起谈谈。可是当徐某见到洪某后,从包里拿出氢氟酸和刀,威胁洪某,让周某做出个决定。“我冲向了洪某,他跳上了桌子,我就冲向了周某,冲她浇了氢氟酸,还用刀捅了她。我确定她身上的刀伤都是我造成的。”徐某说。  在庭审中,徐某先后6次表示,买刀具和氢氟酸等都是为了威胁周某和洪某,从来没想过杀了他们,“完全没有想杀她,腹部不是致命的位置,我觉得她会受伤,但是不会要她的命。”  行凶后想自杀,但看到周某躺地打消念头  事发前,徐某在朋友圈和QQ上频繁更新状态,他起初发消息称自己整夜整夜地做噩梦,然后是吃不下东西,不停地吐,两个月中瘦了20斤。他告诉朋友,自己得了忧郁症、狂躁症。  3月12日,他晒出一张上海东方医院神经内科的就诊记录,配字说“再好不了就放弃了!”在法庭上,徐某称当时自己有特别严重的失眠,除了在网上求医,到学校心理咨询室咨询医生,东方医院的医生还给他开了安眠药,但这些治疗都没有效果。  “我很爱她,并不想杀死她。”徐某说,他当时受到了很大刺激,听到洪某报警,周围又很混乱,自己就更慌乱了。“氢氟酸是一种弱酸,我购买时就是想威胁他们,没想到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原先的设想。”  周某的背部、胸腹部等处被连续刺戳十余刀,周某因多脏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之后,徐某站到图书馆5楼悬空的高台上,将犯罪工具尖刀丢下一楼,试图想跳楼自杀,自杀的念头已经困扰了他很长时间。他给周某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我把周某杀了,对不起。  徐某称,当时他站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周某躺在四楼走廊上的样子,“一开始我是想自杀,但后来看到周某躺在那里,我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就想知道她怎么样了。”他还向身边的同学和赶来的保安打听周某的情况。  后来,徐某被保安从5楼救了下来。  希望从重处理,请求死刑立即执行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故意杀死一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提请法庭注意到被告人在作案时处于适应障碍的精神状况。  但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更应当认定为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徐某并无杀人的故意,他的供述一直称自己是为了威胁洪某和周某,所以该案件应被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罪,而非故意杀人罪。”  对此,公诉机关表示,从案发过程的监控录像看,被告人已经展示过作案工具,在追不上洪某后,又对周某实施了浇氢氟酸、用刀捅刺,证明其并不是试探性的吓唬别人,因此本案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对于民事赔偿问题,徐某表示,他给周某家里造成的伤害,完全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他愿意为自己的事情好好负责,希望能够给周某的家人一点安慰,愿意为周某的父母尽孝,养老送终。  在案件审理的两个多小时的过程中,徐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且一再表示非常后悔,想尽自己的全力去赎罪。在庭审的最后,徐某在法庭做出了自己的内心独白:“我承认自己所有的罪行,愿意承担所有的法律责任。我非常后悔,尤其是对周某及她的家人,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做出这样毫无人性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称为一个人。”在谈及自己父母的时候,他流下了泪水,“父母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是个不孝子,本该马上毕业了工作赚钱去报答他们,却犯下这样的罪行。”听到这里,徐某的母亲泣不成声。  徐某表示:“我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周某也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很慎重地考虑,为了让周某得以安息,让周某的家人能得到一些安慰,我希望法院从重处理,判处我极刑,因为其他任何形式的惩罚对于我犯下的罪行是极度不符的。”  审判长问道:“你理解你所说的极刑是什么意思吗?”  “我清楚,死刑立即执行。”

    研究生一审请求被判死刑:先泼酸再杀前女友

    研究生一审请求被判死刑:先泼酸再杀前女友

    相恋5年的女友提出分手,徐某无法忍受深爱多年的她爱上了别人,于是徐某将网购来的氢氟酸泼向了前女友,还捅刺了十多刀。  10月31日,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因恋爱纠纷杀死前女友一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个头不高、身穿带卡通图案白T恤的嫌疑人徐某在被告席上深深地忏悔,他说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请求法庭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买刀和氢氟酸,是想证明自己有威胁性而非想杀人  案发前徐某是上海海事大学商船学院二年级硕士研究生,被害人周某是其前女友,同在上海海事大学读研一。两人从2010年开始交往了5年多,徐某说:“以前我们感情很好,我先考上上海海事大学的研究生,后来在我帮助下,她在2015年考上了。我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双方父母都知道。”2016年1月21日这一天,周某要求分手。“她没有给我任何理由,后来我发现她和洪某在一起了。这件事对我打击特别大,而且还面临着毕业找工作的压力。我向她提出,等我毕业离开学校后她再和别人谈恋爱。”  徐某有些幼稚地询问周某,如果自己和她现男友打一架的话,两个人是否能分手?“她没回答我,后来告诉我说洪某知道了,还说我打不过他的。”这让徐某很气愤,很想证明自己有威胁他人的能力。于是,2016年4月初,他在网上买了一把木柄单刃尖刀一瓶500毫升的氢氟酸、6瓶500毫升酒精,一直放在学校的实验室。“我想买酒精,在买酒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氢氟酸,就买了氢氟酸。”因为不是化学专业,徐某对酸也不是很了解,“我觉得酸要比酒精的威胁大一点。”  2016年4月29日晚上,徐某告诉前女友,说自己买了些东西可以威胁到他们,但周某不信,还挂掉他的电话。“第二天,我遇到了周某,我告诉她我现在情况很不好,让他们不要在我在校期间谈恋爱。”  周某提议三个人一起谈谈。可是当徐某见到洪某后,从包里拿出氢氟酸和刀,威胁洪某,让周某做出个决定。“我冲向了洪某,他跳上了桌子,我就冲向了周某,冲她浇了氢氟酸,还用刀捅了她。我确定她身上的刀伤都是我造成的。”徐某说。  在庭审中,徐某先后6次表示,买刀具和氢氟酸等都是为了威胁周某和洪某,从来没想过杀了他们,“完全没有想杀她,腹部不是致命的位置,我觉得她会受伤,但是不会要她的命。”  行凶后想自杀,但看到周某躺地打消念头  事发前,徐某在朋友圈和QQ上频繁更新状态,他起初发消息称自己整夜整夜地做噩梦,然后是吃不下东西,不停地吐,两个月中瘦了20斤。他告诉朋友,自己得了忧郁症、狂躁症。  3月12日,他晒出一张上海东方医院神经内科的就诊记录,配字说“再好不了就放弃了!”在法庭上,徐某称当时自己有特别严重的失眠,除了在网上求医,到学校心理咨询室咨询医生,东方医院的医生还给他开了安眠药,但这些治疗都没有效果。  “我很爱她,并不想杀死她。”徐某说,他当时受到了很大刺激,听到洪某报警,周围又很混乱,自己就更慌乱了。“氢氟酸是一种弱酸,我购买时就是想威胁他们,没想到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原先的设想。”  周某的背部、胸腹部等处被连续刺戳十余刀,周某因多脏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之后,徐某站到图书馆5楼悬空的高台上,将犯罪工具尖刀丢下一楼,试图想跳楼自杀,自杀的念头已经困扰了他很长时间。他给周某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我把周某杀了,对不起。  徐某称,当时他站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周某躺在四楼走廊上的样子,“一开始我是想自杀,但后来看到周某躺在那里,我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就想知道她怎么样了。”他还向身边的同学和赶来的保安打听周某的情况。  后来,徐某被保安从5楼救了下来。  希望从重处理,请求死刑立即执行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故意杀死一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提请法庭注意到被告人在作案时处于适应障碍的精神状况。  但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更应当认定为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徐某并无杀人的故意,他的供述一直称自己是为了威胁洪某和周某,所以该案件应被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罪,而非故意杀人罪。”  对此,公诉机关表示,从案发过程的监控录像看,被告人已经展示过作案工具,在追不上洪某后,又对周某实施了浇氢氟酸、用刀捅刺,证明其并不是试探性的吓唬别人,因此本案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对于民事赔偿问题,徐某表示,他给周某家里造成的伤害,完全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他愿意为自己的事情好好负责,希望能够给周某的家人一点安慰,愿意为周某的父母尽孝,养老送终。  在案件审理的两个多小时的过程中,徐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且一再表示非常后悔,想尽自己的全力去赎罪。在庭审的最后,徐某在法庭做出了自己的内心独白:“我承认自己所有的罪行,愿意承担所有的法律责任。我非常后悔,尤其是对周某及她的家人,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做出这样毫无人性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称为一个人。”在谈及自己父母的时候,他流下了泪水,“父母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是个不孝子,本该马上毕业了工作赚钱去报答他们,却犯下这样的罪行。”听到这里,徐某的母亲泣不成声。  徐某表示:“我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周某也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很慎重地考虑,为了让周某得以安息,让周某的家人能得到一些安慰,我希望法院从重处理,判处我极刑,因为其他任何形式的惩罚对于我犯下的罪行是极度不符的。”  审判长问道:“你理解你所说的极刑是什么意思吗?”  “我清楚,死刑立即执行。”

    相恋5年的女友提出分手,徐某无法忍受深爱多年的她爱上了别人,于是徐某将网购来的氢氟酸泼向了前女友,还捅刺了十多刀。  10月31日,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因恋爱纠纷杀死前女友一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个头不高、身穿带卡通图案白T恤的嫌疑人徐某在被告席上深深地忏悔,他说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请求法庭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买刀和氢氟酸,是想证明自己有威胁性而非想杀人  案发前徐某是上海海事大学商船学院二年级硕士研究生,被害人周某是其前女友,同在上海海事大学读研一。两人从2010年开始交往了5年多,徐某说:“以前我们感情很好,我先考上上海海事大学的研究生,后来在我帮助下,她在2015年考上了。我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双方父母都知道。”2016年1月21日这一天,周某要求分手。“她没有给我任何理由,后来我发现她和洪某在一起了。这件事对我打击特别大,而且还面临着毕业找工作的压力。我向她提出,等我毕业离开学校后她再和别人谈恋爱。”  徐某有些幼稚地询问周某,如果自己和她现男友打一架的话,两个人是否能分手?“她没回答我,后来告诉我说洪某知道了,还说我打不过他的。”这让徐某很气愤,很想证明自己有威胁他人的能力。于是,2016年4月初,他在网上买了一把木柄单刃尖刀一瓶500毫升的氢氟酸、6瓶500毫升酒精,一直放在学校的实验室。“我想买酒精,在买酒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氢氟酸,就买了氢氟酸。”因为不是化学专业,徐某对酸也不是很了解,“我觉得酸要比酒精的威胁大一点。”  2016年4月29日晚上,徐某告诉前女友,说自己买了些东西可以威胁到他们,但周某不信,还挂掉他的电话。“第二天,我遇到了周某,我告诉她我现在情况很不好,让他们不要在我在校期间谈恋爱。”  周某提议三个人一起谈谈。可是当徐某见到洪某后,从包里拿出氢氟酸和刀,威胁洪某,让周某做出个决定。“我冲向了洪某,他跳上了桌子,我就冲向了周某,冲她浇了氢氟酸,还用刀捅了她。我确定她身上的刀伤都是我造成的。”徐某说。  在庭审中,徐某先后6次表示,买刀具和氢氟酸等都是为了威胁周某和洪某,从来没想过杀了他们,“完全没有想杀她,腹部不是致命的位置,我觉得她会受伤,但是不会要她的命。”  行凶后想自杀,但看到周某躺地打消念头  事发前,徐某在朋友圈和QQ上频繁更新状态,他起初发消息称自己整夜整夜地做噩梦,然后是吃不下东西,不停地吐,两个月中瘦了20斤。他告诉朋友,自己得了忧郁症、狂躁症。  3月12日,他晒出一张上海东方医院神经内科的就诊记录,配字说“再好不了就放弃了!”在法庭上,徐某称当时自己有特别严重的失眠,除了在网上求医,到学校心理咨询室咨询医生,东方医院的医生还给他开了安眠药,但这些治疗都没有效果。  “我很爱她,并不想杀死她。”徐某说,他当时受到了很大刺激,听到洪某报警,周围又很混乱,自己就更慌乱了。“氢氟酸是一种弱酸,我购买时就是想威胁他们,没想到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原先的设想。”  周某的背部、胸腹部等处被连续刺戳十余刀,周某因多脏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之后,徐某站到图书馆5楼悬空的高台上,将犯罪工具尖刀丢下一楼,试图想跳楼自杀,自杀的念头已经困扰了他很长时间。他给周某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我把周某杀了,对不起。  徐某称,当时他站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周某躺在四楼走廊上的样子,“一开始我是想自杀,但后来看到周某躺在那里,我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就想知道她怎么样了。”他还向身边的同学和赶来的保安打听周某的情况。  后来,徐某被保安从5楼救了下来。  希望从重处理,请求死刑立即执行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故意杀死一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提请法庭注意到被告人在作案时处于适应障碍的精神状况。  但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更应当认定为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徐某并无杀人的故意,他的供述一直称自己是为了威胁洪某和周某,所以该案件应被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罪,而非故意杀人罪。”  对此,公诉机关表示,从案发过程的监控录像看,被告人已经展示过作案工具,在追不上洪某后,又对周某实施了浇氢氟酸、用刀捅刺,证明其并不是试探性的吓唬别人,因此本案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对于民事赔偿问题,徐某表示,他给周某家里造成的伤害,完全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他愿意为自己的事情好好负责,希望能够给周某的家人一点安慰,愿意为周某的父母尽孝,养老送终。  在案件审理的两个多小时的过程中,徐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且一再表示非常后悔,想尽自己的全力去赎罪。在庭审的最后,徐某在法庭做出了自己的内心独白:“我承认自己所有的罪行,愿意承担所有的法律责任。我非常后悔,尤其是对周某及她的家人,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做出这样毫无人性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称为一个人。”在谈及自己父母的时候,他流下了泪水,“父母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是个不孝子,本该马上毕业了工作赚钱去报答他们,却犯下这样的罪行。”听到这里,徐某的母亲泣不成声。  徐某表示:“我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周某也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很慎重地考虑,为了让周某得以安息,让周某的家人能得到一些安慰,我希望法院从重处理,判处我极刑,因为其他任何形式的惩罚对于我犯下的罪行是极度不符的。”  审判长问道:“你理解你所说的极刑是什么意思吗?”  “我清楚,死刑立即执行。”

    相恋5年的女友提出分手,徐某无法忍受深爱多年的她爱上了别人,于是徐某将网购来的氢氟酸泼向了前女友,还捅刺了十多刀。  10月31日,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因恋爱纠纷杀死前女友一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个头不高、身穿带卡通图案白T恤的嫌疑人徐某在被告席上深深地忏悔,他说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请求法庭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买刀和氢氟酸,是想证明自己有威胁性而非想杀人  案发前徐某是上海海事大学商船学院二年级硕士研究生,被害人周某是其前女友,同在上海海事大学读研一。两人从2010年开始交往了5年多,徐某说:“以前我们感情很好,我先考上上海海事大学的研究生,后来在我帮助下,她在2015年考上了。我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双方父母都知道。”2016年1月21日这一天,周某要求分手。“她没有给我任何理由,后来我发现她和洪某在一起了。这件事对我打击特别大,而且还面临着毕业找工作的压力。我向她提出,等我毕业离开学校后她再和别人谈恋爱。”  徐某有些幼稚地询问周某,如果自己和她现男友打一架的话,两个人是否能分手?“她没回答我,后来告诉我说洪某知道了,还说我打不过他的。”这让徐某很气愤,很想证明自己有威胁他人的能力。于是,2016年4月初,他在网上买了一把木柄单刃尖刀一瓶500毫升的氢氟酸、6瓶500毫升酒精,一直放在学校的实验室。“我想买酒精,在买酒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氢氟酸,就买了氢氟酸。”因为不是化学专业,徐某对酸也不是很了解,“我觉得酸要比酒精的威胁大一点。”  2016年4月29日晚上,徐某告诉前女友,说自己买了些东西可以威胁到他们,但周某不信,还挂掉他的电话。“第二天,我遇到了周某,我告诉她我现在情况很不好,让他们不要在我在校期间谈恋爱。”  周某提议三个人一起谈谈。可是当徐某见到洪某后,从包里拿出氢氟酸和刀,威胁洪某,让周某做出个决定。“我冲向了洪某,他跳上了桌子,我就冲向了周某,冲她浇了氢氟酸,还用刀捅了她。我确定她身上的刀伤都是我造成的。”徐某说。  在庭审中,徐某先后6次表示,买刀具和氢氟酸等都是为了威胁周某和洪某,从来没想过杀了他们,“完全没有想杀她,腹部不是致命的位置,我觉得她会受伤,但是不会要她的命。”  行凶后想自杀,但看到周某躺地打消念头  事发前,徐某在朋友圈和QQ上频繁更新状态,他起初发消息称自己整夜整夜地做噩梦,然后是吃不下东西,不停地吐,两个月中瘦了20斤。他告诉朋友,自己得了忧郁症、狂躁症。  3月12日,他晒出一张上海东方医院神经内科的就诊记录,配字说“再好不了就放弃了!”在法庭上,徐某称当时自己有特别严重的失眠,除了在网上求医,到学校心理咨询室咨询医生,东方医院的医生还给他开了安眠药,但这些治疗都没有效果。  “我很爱她,并不想杀死她。”徐某说,他当时受到了很大刺激,听到洪某报警,周围又很混乱,自己就更慌乱了。“氢氟酸是一种弱酸,我购买时就是想威胁他们,没想到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原先的设想。”  周某的背部、胸腹部等处被连续刺戳十余刀,周某因多脏器破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之后,徐某站到图书馆5楼悬空的高台上,将犯罪工具尖刀丢下一楼,试图想跳楼自杀,自杀的念头已经困扰了他很长时间。他给周某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我把周某杀了,对不起。  徐某称,当时他站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周某躺在四楼走廊上的样子,“一开始我是想自杀,但后来看到周某躺在那里,我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就想知道她怎么样了。”他还向身边的同学和赶来的保安打听周某的情况。  后来,徐某被保安从5楼救了下来。  希望从重处理,请求死刑立即执行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故意杀死一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提请法庭注意到被告人在作案时处于适应障碍的精神状况。  但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更应当认定为故意伤害罪:“被告人徐某并无杀人的故意,他的供述一直称自己是为了威胁洪某和周某,所以该案件应被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罪,而非故意杀人罪。”  对此,公诉机关表示,从案发过程的监控录像看,被告人已经展示过作案工具,在追不上洪某后,又对周某实施了浇氢氟酸、用刀捅刺,证明其并不是试探性的吓唬别人,因此本案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对于民事赔偿问题,徐某表示,他给周某家里造成的伤害,完全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他愿意为自己的事情好好负责,希望能够给周某的家人一点安慰,愿意为周某的父母尽孝,养老送终。  在案件审理的两个多小时的过程中,徐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且一再表示非常后悔,想尽自己的全力去赎罪。在庭审的最后,徐某在法庭做出了自己的内心独白:“我承认自己所有的罪行,愿意承担所有的法律责任。我非常后悔,尤其是对周某及她的家人,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做出这样毫无人性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称为一个人。”在谈及自己父母的时候,他流下了泪水,“父母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是个不孝子,本该马上毕业了工作赚钱去报答他们,却犯下这样的罪行。”听到这里,徐某的母亲泣不成声。  徐某表示:“我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周某也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很慎重地考虑,为了让周某得以安息,让周某的家人能得到一些安慰,我希望法院从重处理,判处我极刑,因为其他任何形式的惩罚对于我犯下的罪行是极度不符的。”  审判长问道:“你理解你所说的极刑是什么意思吗?”  “我清楚,死刑立即执行。”